Uni_宇宙

暂时的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见

考研党 淡圈一年 19年再见


某只宙
万年透明万年渣
目前潜水啃粮中
在ut凹凸深坑坑底咸鱼
空旷的lof+万年不更新
所以慎fo【谁fo
也许某一天会诈个尸x

但还是谢谢每一个小红心和小蓝手(๑`・ᴗ・´๑)

风与金色花【By 宇宙】

*CP猹羊
*OOC有,短篇已完结
*依旧是BE预警x我好像万年不发糖…?
*undertale pe线结局背景
*脑洞烂+文笔烂+匆匆赶完=根本没法看
*若以上都可接受的话…祝食用愉快w
  
  
     
  

Chapter_One
  
你再一次寻到那株熟悉的花朵时天色已近黄昏,你看到他的身影就那样孤零零地留在曾经的你与他相逢的地方。不知名的温软光芒默默为它的花瓣镀上一层淡然的金黄,四处纷飞的落英正悄然围拢着你面前这片沉寂的花海。
但你并不觉得这很美。
 
你明白在此时此刻,在你赶来之前置身的那个遥远的山口,你的母亲——她正牵着那个拯救了所有人的孩子——那个无意间将你从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沉睡中唤醒的孩子,在家人和所有朋友们的陪伴下走出所有悲痛的过往,走入一个没有你和他参与的崭新的生活。
 
不过那对你而言不重要。
作为地下王国历史的过去式,你深知自己宁愿返身去拥抱过往。
你选择回去,回到那个真相被尘埃埋没的故事的源头,回到你最好的朋友的身旁。
 
总得有人来照顾那些花。
 
    
    
 
Chapter_Two
 
你在他的花枝旁蹲下身来。
 
落寞的花盘似乎抬了抬,他的话语细弱得几乎要被无穷无尽的花朵吞没。但你还是明明白白地听清了他的声音——
“……Chara?”
  
[ 嗯。]
你认真地应和了一声。这让你想起在很久以前捉迷藏时他略带焦急的呼唤,但与现在不同的是当时的你正躲在角落里一个劲儿地憋笑,直到最后忍不住笑出声后才被他逮了个正着。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将花盘继续垂了下去。
 
你并没有追究什么,只是靠着他默默地坐了下来,身下传来的金色花床柔软的触感熟悉而亲切,恍惚间你觉得这一切似曾相识。
  
这里是沉寂的初始,连最温柔的风都停止了流动。
 
本就无人问津的Ruins因为结界的打破而变得更加落魄。从上方山口映入的光芒也不知何时敛去了夕阳的金黄,你明白现在地上世界的天空里一定开始有几点辰星闪烁。
 
逝去的世界迎来了它的第一个夜晚。
 
 
    
    
Chapter_Three
  
亡魂是不需要睡眠的。
从被唤醒的第一天起你就对这件事心知肚明。
  
在重返地面的旅途中,不论是在雪镇的客栈还是在热域的旅店,每当Frisk在被窝里舒舒服服地睡着时,你能做的只有飘在天花板上百无聊赖地回忆着一路上遇到的怪物们稀奇古怪却不失友好的脸。
……
[……Can you show mercy without fighting or running away…?]
……
答案是肯定的。
如果可以,你真想让这段旅途一直继续下去。不论是熟悉的派的味道,还是一路上的欢声笑语,所有的一切都如此令人回味,尽管它们不曾属于你。
有那么一瞬间,你觉得自己似乎从未死去。
   
……
但你看到了他。
你看到他扭曲了自己孤单地活在这个世界,甚至背负了无尽的思念独自挣扎在最初的终点。   
他是唯一一个倔强地记着你的人。
  
……
“Frisk,也许……Chara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好。”
听到这句话的Frisk窘迫地看了你一眼,飘在空中的你只是摆摆手略显无奈地笑了笑,有时候听听真心话也没什么不好。
  
只是这一次你决定再也不会离开他了。
 
  
    
    
Chapter_Four
  
即便是选择留在地下,Asriel那家伙也并不会一直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常常是隔三差五地,有时候只是你一愣神的工夫他便没了踪影。这一点倒是很像遥远的从前,他虽然忘却了情感却并没有丢掉一直以来对外面大千世界的好奇与向往。
 
刚开始的几次你还会离开那片花海满地底搜寻继而一无所获身心俱疲地回来,但往往在Ruins的入口你就能与他撞个满怀。他的花盘处总会有一些肉桂派的碎屑,除此之外你偶尔还会在他的花瓣上发现几点不规则的奶油斑。
你只是看着他滑稽的样子嗤嗤地笑,打那以后你不会再去刻意寻找他的去向。
 
 
“Toriel如愿以偿地成了一位怪物魔法学院的老师,Asgore经常去学校帮忙但总是被Toriel嫌弃一脸……哈哈,真是够蠢的。”
“Frisk就在咱们怪物魔法学院读书,而且还担任着人类与怪物沟通的大使,天晓得那家伙会不会忙死!”
“那个嬉皮笑脸的垃圾袋倒是跟他兄弟过得优哉游哉...。至于那个把我制造出来的死宅?谁知道她在哪个旮旯里跟她亲爱的鱼女士花前月下……”
“啊对了还有那个骚气满满的大明星,真不知道原来人类的审美也这么低下,一个机器人加一坨幽灵再加一只塞壬就能成功晋升年度最佳人气组合??Chara我好像有点理解你为什么那么讨厌人类了……按这么说的话哪天我也可以去找Papyrus再建一个小花粉丝俱乐部,说不定还能吸到不少脑残粉。”
每当游历回来的Asriel滔滔不绝地讲起地上最新的见闻时,你都会停下手中摆弄花朵的动作静静地听着他自顾自地吐槽。
  
“那些家伙们在地上似乎生活得很不错,huh?他们好像都忘了曾经在这里有过一个王国。”
看Asriel发牢骚是件挺有意思的事情。
 
“Chara你说,这个世界是不是对我们两个太不公平了…?”
……只是你慢慢察觉到了什么。
 
    
    
 
Chapter_Five
 
Frisk回来了。
跟着那孩子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看上去挺结实的花盆。
 
那天早晨聒噪的争吵打破了Ruins一直以来的静谧,你有些为难地望着尴尬的Frisk和一旁怒气冲冲的Asriel,然后有点无奈地对Frisk小声说了句抱歉。
 
那孩子最终还是没能带走他。
 
 
“我已经对Frisk那个蠢货说过很多次,不要想着试图把我带回去!”
“鬼知道那些家伙们会怎么看待我!再说了Chara还有你在这里不是么?”
那株小小的花朵愤怒地摆了摆他的身躯,远远地望去他似乎要与这片花海融为一体。他的身下是花海中最繁茂的那片花丛,你知道那里是最初埋葬你的地方。
对于他而言,你已经永远沉睡在了这里,他无法听得到你的声音,他甚至无法感知到你的任何存在。
 
他终于像是平静了下来,喃喃的细语敛声继而缓缓流落在摇曳的无尽花田。
金色的花瓣略微有些晃眼,你并没有看清此刻他的表情。
 
 
    
    
Chapter_Six
 
地下世界的花朵镌刻着最深的思念。倘若思念得以长存,那么花朵则永不凋谢。
就像这些金色花一样,它们无视了生命的四季,只懂得年复一年地盛开。
春天的风吹散了数不清的日夜的回忆,无数颗花种将在这片被遗忘的土地上默默扎根,来年的这里将会是一片更为渺远的金色花田。
  
但你尚且能够从最久远的记忆中依稀找得到风的影子。
那时的你们曾趴在结界旁,认真地听着从当年遥不可及的另一个世界传来的风声。
[Chara你知道吗,爸爸说地下世界的很多花朵都是风从地上带来的。]Asriel曾经出神地望着一株刚出土的花苗轻轻地说,[我想在很久之后,王座室一定会长出许多的花朵,到那时我们就真的拥有了名副其实的花园!]
但当时的你却并没有领他的情,这样普通的花苗你在过去人类的村庄里见过许多,它们随处可见,无一不生着平淡无奇的金色花瓣。
[哈?可那又怎么样呢。]
风可以带来花,却带不来日月与星辰。
如果不是那些该死的人类,此刻的怪物们早就已经快乐地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这个深谙的洞穴中苟延残喘。
[但风可以带来希望。]将视线从那株花苗身上移开,他望着你认真地回答道。
[Chara你就像是风带来的不是吗?]
   
[你是人类与怪物共同的希望。]
 
  
    
    
Chapter_Seven
 
数不清的季节的轮回生生遗忘了时光,空寂的地下世界已很久无人问津。
Asriel再不会隔三差五地跑去地上世界了,现在的他总是低垂着花盘像是在思索着什么。Frisk在刚开始的几年里还会经常看望Asriel,偶尔也会带来几块Toriel新做的蜗牛派。但你已经想不起最后一次见到Frisk具体是在何时。Ta早已不能被称作孩子,而你却一直都是原来的样子。
  
你忘了自己究竟在这里呆了多少个年头。原先的你还会看心情去地底溜一圈好打发时间,但现在的更多时候你只愿意躺在繁花丛中小憩。越来越深的疲惫发自灵魂的深处,沉睡其中的你感到自己像是要被空旷的虚无吞噬。
   
原来幽灵也会累。
 
 
    
    
Chapter-_Eight
   
在最后的那个普通的清晨,你是被一阵熟悉的嘈杂声吵醒的。
你有些费力地睁开困倦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阵奇异的光芒。在那片光芒中,你清楚地望见一个水晶般剔透的灵魂融入了Asriel的身体,在他的身旁,是久未谋面的家人与旧友。
人造灵魂的研究项目。带他回来,这是他们一直以来唯一的动力。
   
你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看着这与你不相干的一切。你看着他激动地扑进你们的母亲的怀抱,看着你们的父亲伸出颤抖的双手将他们一下子拥入怀中。你看到他压抑已久的情感在瞬间化作眼角的热泪,你看到周围的朋友们露出的发自内心的最纯粹的笑容。
他们是来接他回家的。
他再也不用拘泥于做一朵花。
  
  
当故友们簇拥着他们的皇族走向洞穴的尽头,偌大的花海终而复归寂静。
你却发觉自己忘记了最后给他一个拥抱,但这也无妨。
  
走在最后的Frisk回头向你这边望了望,你明白那家伙想要说些什么,但你却面带微笑坚定地摇了摇头。
  
你属于这里,一直都是。
   
    
    
    
Chapter_Nine
  
无尽的世界,终留你一人。
你默默地目送着他们远去,待到他们完全消失在视野的尽头,你才返身独自走向花海的深处。柔软的花瓣淹没了你的脚踝,你深知躺在里面就像看上去一样舒服。
 
深深地打了个呵欠,你慢慢躺了下来,不断攀升的困意逐渐席卷了你的全身,这么多年的守候似乎已经消耗了灵魂所有的回忆。你像是在缓缓地消失,但却并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 
 
 
金色的花朵像是带你重回了多年前无比熟悉的温暖,在最轻柔的安抚中伴你入眠。
在渐渐淡出的世界的最后,在所有这一切的初始,你像是感到了那阵温软熟悉的光芒,以及在遥远彼岸传来的最为渺茫的声音——
 
[呀,你摔下来了...]
[没事吧?来,站起来...]
[Chara,huh?]
[那可真是个好名字。]
[我的名字是……]
 
    
    
    
 
-END-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