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宇宙

暂时的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见

考研党 淡圈一年 19年再见


某只宙
万年透明万年渣
目前潜水啃粮中
在ut凹凸深坑坑底咸鱼
空旷的lof+万年不更新
所以慎fo【谁fo
也许某一天会诈个尸x

但还是谢谢每一个小红心和小蓝手(๑`・ᴗ・´๑)

寻踪/by 宇宙

*CP:ErrorInk
*已完结,BE预警
*OOC有
*这篇文之前在贴吧发过,今天初次来到乐乎于是先搬搬以前的东西垫垫【不你】x
*以上都接受的话,请继续?XD
 
  
   
【正文】
   
【Chapter One_】
    
Error已经很久没有见到Ink了。
   
他依稀记得最后一次见到那个满脑子都是create的混蛋是在自己顺手毁了一个初生的AU之后。在那个碍眼的AU崩解破碎逐渐消逝在虚空之中的下一秒,自己的后脑勺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笔杆子。
  
他并不想理会身后传来的那套听腻了的毫无意义的说辞。随手接下几发不痛不痒的攻击,在对方还没回过神的空荡干脆地召唤出几只龙骨狂轰滥炸一气后Error趁乱落入另一个虚空。周围忽然的寂静铺天盖地将他包围,但他早已习惯。
 

 
反正AU已经毁掉了,在那里并没有什么战斗的必要。
 
可按常理来说那个混小子一定会不依不饶地追上来非要干上一架,那自己也正好可以舒活舒活筋骨。

他在原地等待着。
    
偌大的虚空像是被造物者生生遗忘,静止的时间似乎从未流逝过分秒。

     
——那家伙并没有追上来。

      
【Chapter Two_】
   
那个混蛋消失了。
而且还消失地很彻底。
这是Error在穿越了各大平行宇宙并且逛遍了大部分虚空之后得出的结论。他也曾经回到过最后一次战斗的地方,在那个无限的空间留白中,就连硝烟也被虚无吞噬得一干二净。
   
他来到那个能通往任何宇宙的主空间,Ink本应呆在那里,但现在却意外地空无一人。无尽的虚空中,只剩下那些恼人的AU与他为伴。
Error并不理解Ink对AU的热爱,这些在他看来稀奇古怪的东西一直都是他们争吵的根源。面前纷杂的AU在他的眼里并无分毫存在的意义,这个恶心的空间令他感到窒息。
   
几乎是本能地,那些错综的蓝线争先恐后地从他的指尖绽出,顷刻间便毫不犹豫地刺穿了一片挡在自己面前的AU。纷扬的书页被狠狠地撕裂成绝望的碎片,继而无声地湮没在死寂的虚空中。
没有Ink保护的它们在这个毁灭者面前显得不堪一击。

     
如果这是在往常,那么接下来发生的肯定又会是一场混乱的争斗。
但直到最后一片碎页融入虚空中彻底消失不见,Error也没有见到那家伙的半个影子。

那丝微妙的不安就是从这时起出现的。

  
        
【Chapter Three_】
   
不知从何时起,这个世界开始变得格外寂静。
新的AU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曾经可以频繁见到player和creator的世界线如今再也无人问津。
即便是现存的AU,也像是有了消失的苗头。Error发现所有的AU都或多或少地在书页边缘处缺失了一角,无一例外。

Error并不在意外界发生了什么。比起应付那些稀奇古怪的ask,他更愿意被外界彻底遗忘。
   
但此时此刻他的想法开始有些动摇。
    
有什么,正从隐约的不安转为冥冥的预感。

    
【Chapter Four_】
   
那抹隐隐的预感最终还是得到了证实。
    
Error是在Outertale的星空下,在一处隐蔽的星岩后发现Ink的。
准确地来说,应该是发现了Ink的灰烬。与之一同被发现的,还有被尘埃覆盖的衣物与那支自己曾经想狠狠折断一万次的碍眼的毛笔。

     
Outertale 的星空此时正处于最美的时节。遥远的星点或明或暗地点缀在蓝得发黑的夜幕中,跨越光年的黑暗静静沉睡在缓缓流动的星河。寂寞的风永远到达不了这里,Ebott小行星带永远都是一个沉寂的谜。
     
Error想起曾经有一次也是在这样的星空下遇见了Ink。那天的Ink开心地像个幼稚到极点的死小鬼,只因那一天正好是那家伙的生日。

“怪物的寿命长得很又不差这一次!混蛋你…离我远点!”
当被Ink缠着要生日祝福缠到自己快死机的时候,Error是这么回答的。
“那可说不定,也许我活不了那么久呢?”
带着些许挑衅的语气虽然并不是针对自己但总让人觉得哪里有些怪,Error隐约记得Ink在说这话时有那么几秒笑容似乎僵在了脸上。
那场生日闹剧最后还是以自己被烦到死机而告终。

      
现在回想起来,Error感觉Ink似乎早在那时就已经知晓了自己的结局。
只不过这结局未免来得有些太快了。

   

【Chapter Five_】
   
蓝色的线条撕裂深空,周围的一切渐渐转变成初始的代码继而土崩瓦解。
在混乱面前,再美的星空也终究是泡沫虚影。
一切的AU都是错误。
   
当最后一点星尘消失殆尽,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了被称作Outertale的平行宇宙。
     
Error带回了Ink留下的毛笔,这下再也没有人阻挡他肆意处置这支该死的毛刷子了。Ink曾经用这支笔给他造成了无数的麻烦,尤其是在最后一次关于AU的斗嘴无果后,那家伙直接用画笔甩给了自己一条恶心的粉嫩嫩的裙子。
那一次他曾在濒临死机边缘的情况下恶狠狠地抛出一句丧气话:“真不知道我以后应该用什么办法宰了你和你那该死的AU!”
而那一天的Ink也像是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他只是淡淡望着被乱码包裹的Error,平静地似乎不能再平静。
     
“最后的赢家是你,Error。”
   
这句话未等话音落定便被耳边愈发凌乱的乱码提示音吞噬,眼前的Ink也被视野中的乱码逐渐抹去。
        
他又被Ink再一次成功地气到死机。
        
也是最后一次。
  
    

【Chapter six_】
    
锋利的线条狠狠地擒住了视野范围内所能及的所有AU,Error明白现在距离自己一直以来追求的目标只有一步之遥。
寂静的虚空深处仿佛凝固着所有被忘却的时间和死去的记忆,Error在那一瞬间似乎有些恍惚。
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Error明白面前所有即将被宣判死刑的AU中都或多或少地沉淀着某些不知名的回忆。自己曾经跟Ink从一个平行宇宙打到另一个平行宇宙,也曾经在某个时空中被那家伙捉弄得够呛。
而如今……
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但它的确正实实在在地发生着。

  
[最后的赢家是你,Error…]
Ink那时的话语似乎又在耳畔响起。
……

  
漫天的碎片从虚空中飘落,一切终归于无。
Error并没有发现自己拉下蓝线的双手有些颤抖。

    
【Chapter Seven_】
    
空荡荡的世界,只留他一人。
Error却感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兴奋。
   
所有的书页都彻底消碎,目光所及之处再也没有什么碍眼的AU。如果不出意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自毁,从而永远地抹除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出现的可能性。
但Error却明确地感受到仍有最后一个平行宇宙并未消除。
  
那是一个默默无闻的AU,只有其他书页的一半大。Error在虚空的角落里发现了它。它太不起眼了,甚至都没有一个特定的名字,以至于自己从未感知过它的诞生。布满折痕的纸张微微泛黄,老旧的书页像是被无数的碎片拼凑起来一样。其中讲述的故事似乎早已沉淀在时间的尘埃中。

     
鬼使神差地,他走进了这个AU久远的时间线。面前的世界在倏尔的清晰后渐渐淡出,迎面扑来的熟悉的气息还未容许回忆就已然消散,天与地的界限如同浓墨的渲染般悠扬,他像是来到了一幅并未完成的画卷。
呈在他眼前的是一块墓主名字早已模糊了的墓碑,碑底的花朵像这个不起眼的宇宙般渺小而平凡。铭刻的碑文已不能辨识,唯一能够看清的只有一行像是新刻上去不久的与整块墓碑基调格格不入的墓志铭:
    
——我愿赋你新生。

   

【Chapter Eight_】
   
第一朵回音花是在他的手不自觉地抚上那块墓碑时绽放的。
   
摇曳的花朵似乎正喃喃述说着一段早已死去的记忆。像是轮回的初生,也像是世界曾经的初始。
 
第二朵、第三朵花相继开放在墓碑的周围。
      
一开始只是悄然的低语,尔后隐藏于花蕊中的人声便略显嘈杂。与此同时,无穷无尽的回音花悄然绽放,漫天的莹蓝紧随着花朵的脚步伸展到世界的边缘。荡漾着青色芦苇的河流缓缓漫过木桥低矮的墩脚,几点萤火悠悠飞舞在纷扬的花丛中。
    
在盛开的回音花无尽的诉说中,Error逐渐听清了它们一直重复的话语。
第一朵花正在讲述两个初次相遇的家伙的故事。从对彼此的好奇与警戒到争吵再到大打出手,最后这个故事以尴尬的平局而告终。
第二朵花在清唱着一首踩音并不准的歌,在模糊的歌词之后隐约有几声更为模糊的窃笑,继而是戛然而止的歌声与互相掐架的吵闹声。
第三朵花更像是在毫无意义地闲聊,两个熟悉的声音难得地并没有斗起嘴来。
……
直到最后一朵花。
那是一段简洁的对话。在Error的记忆中,它似乎尚留痕迹。
     
——‘怎么,你又在帮谁创造什么该死的AU?’
——[如果我说是在帮你,你信吗?]
——‘……我警告你少耍滑头。’
——[pfff哈哈哈…]

    
当所有的花语慢慢敛声,一切微微的光芒似乎都黯淡了下去。
无尽的夜空中不知何时开始闪烁起点点的繁星,从地平线的初始蔓延到星河之巅。
它像极了Outertale永不泯灭的夜幕,本应是荒凉的星原此刻围拢在噤声的回音花下,像是在默默聆听着星的梦呓。那块墓碑被一块不起眼的星岩埋藏,他记得那里是Ink死去的地方。
    
Error曾无数次眺望过这样的星空,在观星的很多时候他都会和Ink那家伙撞见,紧接着就是不出意料的拌嘴和吵架,虽然最后的结果多半是自己被气到死机。

    
当无边的夜空穷尽了视野,远方熟悉而模糊的建筑开始一一出现。
   
他认得那是自己曾经到过的某个AU的雪域,在那里自己曾经叩过ruins的大门。
他记得来自underfell的雪镇,那里屯着许多自己最爱的巧克力。
Underswap的核心有着独特的颜色,Outertale的热域卷带着星尘的微光。
当遥远的夕阳沉浸在层叠的山头,这世界的一切似乎具有了鲜活的生命。它用尽全力地铺展开来,直到将漫长的时间渲染。
    

这里有着所有AU的影子,这里拼接着所有AU缺失的一角。
   
这是他为他创造的世界。
 
   
这是属于他们的时间。

  
【Chapter Nine_】
   
在这生机盎然的世界中,唯独少了那人的影子。
深邃而渺远的星空下,Error默默站在簇拥的回音花丛中,像是在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当一缕不知从何而来的风轻轻掠过宁静的瀑布,最遥远的回音花也开始了歌唱。

   
他终于开口,沙哑的嗓音因为久未作声而微微颤抖。
  
——“…Ink?”
    
  
低低的呢喃被微风裹挟着飘远,最终流落在无尽的回音花田。

 
繁花丛中。
孤影依旧。

 
-Fin.




  
【文章注解】
总归是一个清奇的脑洞吧。
在UT和AU被玩家们遗忘之后【也就是游戏过气了x】Ink由于失去了创造力的来源所以会逐渐死去,但他明白在自己死后Error一定会毁灭所有AU然后自我毁灭。为了避免让Error也死掉,Ink决定利用自己为数不多的生命力给Error创造一个AU,让Error在自己的时间线中生活下去。但由于Ink只是帮助creator创造的,他自己并不会创造一个独立的AU,所以他截取了每个AU的一部分把它们拼凑成了一个世界线【这就是为什么AU们都缺了一角的原因x】。回音花中的故事都是他们之间的往事,算是Ink寄托的一些念想,以及墓碑什么的也可以理解成Ink留下的意象什么什么的x总之看读者的理解了w
祝食用愉快XD

评论(9)

热度(112)